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la.com

文化新闻天涯做客、豪横

  蒲华原名成,作英,别署胥山逸史、种竹,清秀水同光间人。与张玉珊大令同受知于万文敏公,入邑庠。工绘事,尤善竹石。其题画行款,不论字体之大小,地位之疏密,无不圆转如意,一气呵成,为历来画家所仅见。壮岁即橐笔出游,客甬江最久,淹寓滬渎,孑然一身,无室家之累。喜蓄古琴,遇即购之,亦奇癖也。著有《芙蓉庵诗草》。吴昌硕序云谓其“搦管写竹石,墨瀋淋漓,竹叶如掌,萧萧瑟瑟,如疾风振林,听之有声,思之成咏。所作诗类,见于题画,不解思索,援笔立就,疏宕之气,播为天籁。斯真为画家之诗”。其画与诗之声价可知矣。

  晚清著名画家、书法家、篆刻家吴昌硕曾作诗《存没口十二首》,其中一首为《蒲作英华》:

  蒲老竹叶大于掌,画壁古寺苍崖边。墨汁翻衣冷犹善,天涯做客才可怜。朔风鲁酒助野哭,拔剑斫地当筵。柴门日午扣不响,鸡犬一屋同高眠。(《缶庐诗》卷三)

  蒲华年长吴昌硕十二岁,二人关系在师友之间。吴昌硕对蒲华有相当的了解,他的这首诗就是对蒲华其人、其画和其生活的诗意概括。

  蒲华是海上画派的佼佼者之一,与虚谷、吴昌硕、任伯年合称“清末海派四杰”,诗、书、画三绝。一生贫困潦倒,四处,以卖画为生,性格放荡不羁,豪壮落拓。

  生逢,悲

  清道光十二年(1832),蒲华生于嘉兴学子弄(今育子弄),家境贫寒。自幼天资聪颖,得外祖父姚盘石器重。道光二十二年(1842),蒲华十一岁,战争的战火烧到乍浦,英军袭击乍浦唐家湾山寨。蒲华曾作诗追忆此事:

  此地曾兵劫,归樵拾断戈。野花开废垒,寒日浴沧波。风势雕盘起,沙痕虎渡过。荒凉天险在,凭吊发悲。

  有人推测此诗乃蒲华青少年时期所作,从中可见蒲华的才情和心情。他亲身经历了战争和太平攻战嘉兴,看着国事日颓,战火不断,他忧时伤世,将满腔的忧患之情诉诸笔墨。蒲华后将其诗稿自编为《芙蓉庵燹余草》。星湖逸史读后,感叹“几经兵燹叹何之,豪横笔一枝”。

  我本悲秋客,伤时泪转多。清樽聊复对,古剑不须磨。裙屐延新爽,风云动浩。酒阑酣拇战,霞绮照霜柯。

  银灯绿酒唱娇红,剩水残山感慨中。三月玉龙愁作舞,瑶天飞雪撼东风。

  虽然清朝的天下只存剩水残山,但日子还得继续过。蒲华自幼读书,也和当时的读书人一样,想通过科举考试进入。

  咸丰三年(1853),蒲华二十二岁,中秀才,同年与缪氏晓花成亲。晓花亦善丹青,且能诗。夫妻性情相投,感情甚笃。蒲华喜游历,爱交友,时常不在家,晓花绘桃花并题诗以讽喻丈夫,其诗曰:

  本来我是画家儿,煆粉调脂擅一时;不绣鸳鸯常弄笔,桃花无语笑人痴。怕牵画孽举毫难,绝世丰姿动艳观。镜影只应鸾自惜,东风拂面昼生寒。

  蒲华见而和之:

  新愁莫罄托莺儿,桃叶桃根晓渡时。恍见隔江春色好,几多绮语了情痴。画欲超群亦甚难,生绡香艳醉中观。青衫红雨春人梦,深感年年旅食寒。

  其夫妻间的情趣可见一斑。蒲华视妻子为知己,晓花亦欣赏且怜惜丈夫的才华。日子虽然贫困,却很温馨。可惜好景不长,同治二年(1863),晓花病故,遗下一女。蒲华悲痛万分,他叩问,与妻子的为什么这么短;他借酒浇愁,半醉半醒间,有风吹动,他渴望是妻子的魂魄归来。

  在蒲华八十多年穷困潦倒的人生中,与妻子相伴的十年是其一生中最温暖和开心的岁月。妻子去世后,他没有再续娶,至死孑然一身。

  天涯做客,卖画为生

  妻子去世后不久,蒲华就离开了家乡,开始了天涯做客、卖画为生的生活。蒲华身无长物,一支笔,和满腹的才华陪他江湖。他奔走于杭州、宁波、台州和温州。1年,蒲华还东渡日本,其书画深受日本人爱重。文化新闻

 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,一个画家要下来并不容易。蒲华颠沛,备尝冷暖。朱瑶春在《粗头乱服 地行散仙——蒲华其人其画》一文中提到,蒲华曾寄宿诸暨城隍庙,由庙祝带到当地一些乡绅、地主家里作画,赚取润笔之资。有一次,蒲华正在一位地主家里作画,这个地主看到蒲华的字写得歪歪斜斜,就对庙祝说:我家挂账先生的字写得比他好。后来开饭时,只有地主家一个放牛的陪蒲华和庙祝吃饭。

  蒲华的书法放而凝,拙而趣,淳厚多姿。他对自己的书法极为自负,没有因为时人的轻视、不能欣赏而媚俗取容。《近代六十名家画传》记载蒲华:“书极自负。每告人,我书家画也。”

  画画不仅是蒲华谋生的手段,更是其一生的寄托和追求。

  蒲华初学画于周闲。周闲字存伯,居范蠡湖,性格简傲。其画浓部密致,似宋人。工摹印。熟悉地方文献。罢官后以卖画为生。周闲的为人与绘画风格对蒲华有很大影响。

  中年出游后,蒲华转益多师,博采众家之长。朱瑶春说他:“近取赵之谦、吴让之、傅啸声、姚大梅、陈允升,而后上追青藤(徐渭)、八大(山人),特别是在徐渭的画风里,蒲华找到了寄托情感的凭借。”

  蒲华尊重传统,又不拘泥于传统,而是自创新格,以书入画,酣畅恣肆,纵横潇洒。蒲华画花卉,也画山水,尤其擅长画竹。吴昌硕在《芙蓉庵燹余草序》中写道:“尝于夏月间,衣粗葛,槖残笔三两枝诣缶庐。汗背如雨,喘息未定,即搦管写竹石,墨沉淋漓,竹叶职掌,萧萧飒飒,如疾风振林,听之有声,思之成咏。”蒲华赋予竹以生命,观蒲竹让人产生无限的想象。

  蒲华在《文苏余韵》册页十四幅的自叙中描述自己画竹的技法与:“画竹之法,须于介字、分字,五笔、七笔起首,所谓整而不板,复而不乱。竹干须劲挺有力,忌在稚弱,小枝则随手点缀。无须粘滞。然必悬臂中锋,十分纯熟,庶几有笔情墨情,不落呆诠。由法而化,雅韵自然,切不可失笔墨二情也。”他对于自己所画之竹也极为自负:“胸襟潇洒墨花飞,漠漠风情与露霏。消得尘氛医得俗,从知吾道入精微。”

  蒲华虽一生落魄,尝尽生活的心酸,时画也不受重视,但他了解自己、知道自己书画的价值所在,文化新闻并对自己的作品极为自负,这显示了他强大的内心世界。因内心强大,豪爽落拓,面对颠沛困顿的生活,他仍能矢志不渝地做自己,追求自己所认可的艺术;因内心强大,文化新闻他对有一种悲悯的情怀。

  蒲华晚年寓居上海。1909年,上海豫园书画善会成立。蒲华和吴昌硕、杨伯润等各捐书画义卖以赈灾。

  1911年,蒲华卒于上海登瀛里之九琴十研楼寓所。因假牙落入喉管,气塞而亡。

  文 高云玲

  声明图文来源网络,旨在分享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原文仅代表原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书艺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的三十日内与书艺联系。

  《印证——第二回当代书家用印题跋展作品集》

原文标题:文化新闻天涯做客、豪横 网址: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la.com/wenhuaxinwen/2020/0610/23454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