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la.com

科技新闻瑞联新材再闯IPO,由创业板变更为科创

  原标题:瑞联新材再闯IPO,由创业板变更为科创板,债务压力大,拆借旧史不再提

  近期,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(下称“瑞联新材”)提交了招股说明书,拟科创板上市,公行不超过1755万股,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%。

  IPO日报发现,此次瑞联新材IPO并不是其首次IPO。

  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  债务压力大,再闯IPO

  2017年7月,瑞联新材首次提交了招股说明书,科技新闻拟创业板上市。经过两年的努力,2019年6月,瑞联新材接受了的审核,审核结果却是未通过。

  不过,瑞联新材并没有放弃,不到一年即卷土重来,再次冲刺IPO,只不过,其上市板块由创业板变更为科创板。

  IPO日报发现,瑞联新材如此迫切IPO,可能是由的债务压力颇大所导致。

  招股说明书显示,截至2019年末,瑞联新材的货币资金为15515.95万元,短期借款却达到22332.81万元,也就是说,瑞联新材的自有货币资金完全不够还上述短期借款。

  再看反映企业短期偿债能力的两大指标——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,流动比率是是指企业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;速动比率是企业速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,这两个指标是用来表示资金流动性的。

  两者结合起来看,一般来说如下:流动比率<1 且速动比率<0.5,代表资金流动性差;1.5<流动比率<2 且 0.75<速动比率<1 ,那么,资金流动性一般;流动比率>2 且速动比率>1,那么企业资金流动性好。

  2017年-2019年(下称“报告期”),瑞联新材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.33、1.17、1.19,而同行业可比分别为3.4、3.86、4.52;速动比率为0.73、0.68、0.62,同行业可比分别为2.55、2.92、3.43。

  可以看出,在上述时间段内,瑞联新材无论是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平均值,也就是说,瑞联新材的短期偿债能力远低于同行业可比,属于资产流动性一般的类型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此次瑞联新材欲募集2.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,占募集资金总额的24.76%。

  “变身”的募投项目

  资料显示,瑞联新材是一家专注于研发、生产和销售专用有机新材料的高新技术企业,主要产品包括OLED材料、单体液晶、创新药中间体,直接应用于下游OLED终端材料、混合液晶、原料药的生产,产品的终端应用领域包括OLED显示、TFT-LCD 显示和医药制剂。

  可以看出,在上述时间段内,瑞联新材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均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。

  或许是由于业绩持续上升,瑞联新材此次拟科创板上市的募集额也增加了很多。

  不过,IPO日报对瑞联新材的募投项目存在一些疑惑。

  此次瑞联新材科创板IPO欲募集28697万元用于OLED及功能材料生产项目,30377万元用于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项目,上述两者的实施主体均为蒲城海泰;瑞联新材创业板IPO时欲募集11660万元用于蒲城液晶显示材料产业,12298万元用于蒲城OLED光电材料产业。

  也就是说,科创板募投项目与其创业板募投项目很可能是同性质的。

  此外,IPO日报查询发现,在招股说明书中,瑞联新材并未说明最新两项募投项目与其创业板IPO时有何不同。

  那么,瑞联新材此次科创板IPO时的募投项目有哪些变化?如果“新瓶装的是旧酒”,为何募集资金总额却相差甚远?

  拆借旧史未再披露

  除了上述情况,IPO日报注意到,瑞联新材在创业板IPO时披露的一个历史问题,但在此次科创板IPO时却未披露。

  这个故事要从20年前说起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01年11月至2011年12月的十年期间,中国瑞联是瑞联新材的第一大股东,在其退出前,中国瑞联持有瑞联新材51.61%的股权。

  大约2001年9月,中国瑞过受让方式还参股着另一家——宁波屹东电子股份有限(以下简称“宁波屹东”,现已更名为“浙江瑞远智控科技股份有限”)。中国瑞联最初受让其 35%的股权,为宁波屹东第一大股东,直至2012年左右。

  拥有同一家大股东,宁波屹东和本文主角瑞联新材有了联系。2005年至2011年期间,宁波屹东向瑞联新材拆借资金,用以支持宁波屹东的正常经营运作。截至2011年3月31日,宁波屹东已欠瑞联新材196.8万元。

  瑞联新材是原第一大股东中国瑞联的参股的债主,借给其超过1.6亿元资金。

  随后,债主不变,欠债人摇身一变换成了原第一大股东中国瑞联。2011年12月19日、20日,中国瑞联、瑞联新材和宁波屹东分别签订了《债务转让协议》和《债务转让补充协议》,约定将上述欠款的债务转让给中国瑞联,且补充约定债务转让后,宁波屹东不再承担上述债务,瑞联新材亦不能再以任何理由向宁波屹东追偿。

  并且,债主瑞联新材和新欠债人互相抵消了一部分欠款后,欠款减到了1.1亿元左右。截至 2010年12月31日,中国瑞联应承担的债务金额具体为11379.41万元。

  仅仅过了两年,这两年间,中国瑞联退出持股瑞联新材,2013年10月29日,瑞联新材向市第一中级提讼,将变身后的欠债人中国瑞联告上法庭,要求中国瑞联支付 11379.41万元欠款及逾期利息。

  也就是说,瑞联新材开始向原第一大股东讨债。

  2014年5月,市第一中级判决中国瑞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瑞联新材11379.41 万元欠款及逾期利息。

  但这判决并没有顺利解决这一历史旧债。

  2014年12月,市第一中级出具了说明,中国瑞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,申请执行人亦提供不出被执行人可执行的财产。因此,瑞联新材对上述款项进行了核销。

  提讼一年后,瑞联新材在胜了官司的情况下,免了原第一大股东1亿多元的债务。

  眼看着1亿多元的债务已经化为乌有,事情有了反转。核销债务过了大半年,瑞联新材现在的董事长、直接持有瑞联新材8.67%股权,且为瑞联新材的实际控制人之一的春突然站了出来,大方其中近3000万元资金。

  春和当时的欠款有什么关系?

  需要说明的是,自 2001年起,深圳瑞联控股中国瑞联。而在2001年11月至2015年5月期间,科技新闻春持有深圳瑞联 23%-26%的股权,但并非其控股股东。

  2015年6月29日、30日,并不是中国瑞联的控股股东的春,按照其原本间接持有中国瑞联 26%股权的比例,向瑞联新材补偿前述应收款1.1亿多元中的2958万元。

  在瑞联新材2017年申请创业板被否时,就要求,瑞联新材结合春的收入来源及债权债务情况,说明2958万元补偿款的资金来源,是否具有偿债能力,是否会影响实际控制人的稳定性。

  上述一切事情,科技新闻瑞联新材在此次科创板IPO的招股说明书中均未披露。

  记者 邓皓天

原文标题:科技新闻瑞联新材再闯IPO,由创业板变更为科创 网址:http://www.instantpaydayloansla.com/kejixinwen/2020/0514/18578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